JZ凌狛

神与小丑?

红发人卖力地扭动着身躯
如提线木偶一样做出夸张的动作
夸张地摔倒
夸张地挤出眼泪
夸张地描绘平常的故事
台下一片哄笑声
那被浓重色彩涂抹的脸
那眼罩下清澈的眼
没人知道是怎样的

除非
不是人
而是神

个子有些矮留着张扬的金发的少年
是红发小丑追随的神
小丑喜欢捧着脸颊
看着神完美的侧脸
在他注意力转移的那一刻
神的嘴角总是不知所谓地流露出一丝微笑

怎样的笑呢

不同于那些观众们的笑
如此温暖
如冬日的阳光

〔嘉德罗斯x雷德〕

“其他小朋友都走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眼睛改了很多遍(依旧很渣)
但水渍是真的无力画了

幼年兰兰的孤独与麻木

@言玥Y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这世上不会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除了人们幻想中的温柔乡。

#灵感来源于弹丸论破
#所以猜猜凶手吧

走进书房内,映入眼帘的,是一番血腥的光景。

刘邦双膝跪地,一个签状物插贯穿了他的咽喉,喷溅而出的血液撒了满地。
张良惊讶地张大了嘴,澄澈的眸子中映着血红的光影。
诸葛亮别有深意地看向紧锁眉头的张良,张良却躲避了他的目光并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
“现在是九点十分,尸体被发现发布的时间是九点五分左右...是吧?”
“嗯”
“可为什么尸体被发现了,目击人一个都不在现场?”
诸葛亮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这时,孙膑和周瑜带着剩下的人鱼贯而入,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刘邦的尸体。
就在全员缄默的时候,妲己突然出现,带着俏皮的笑容,对大家说:“既然大家都到了,小妲己就发布一些关于这次案件的线索吧。”
“死者为刘邦,致命伤处于颈部,凶器为钢签,右手有红色的握痕,身体其他部位有一些殴打过的痕迹。
“死亡时间是九点整。
“那么线索就这么多,请加油搜查吧,一会儿时间后我们大家要在最大的桃花树下集合,并且开始‘裁判’,指出凶手哦。”
妲己走了。
依旧沉默
依旧一片沉默
依旧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直到诸葛亮拍了拍张良的肩膀,轻唤了一声“前辈,”并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搜查吧,不然大家都要死。”
“说什么呢,本大小姐可不会奉陪这种无聊至极的游戏。”孙尚香听到诸葛亮的话后生气地开口,她的脸十分苍白,想必是被刘邦被杀的事实感到难以接受,所以话音刚落她就匆匆离开了这里,刘备不放心,跟了上去。
张良看着眼前的一幕,脑中有些浑浑噩噩,但仍然努力地寻找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主意。诸葛亮了解张良此刻的处境––要好的友人被杀,所以就先挑起话茬。
“前辈,这是一场赌命的游戏,总会有牺牲者的,而且游戏中的大家有些是熟识有些是陌路,有些是生死之交有些却只是萍水相逢,所以有理由杀了刘邦的人,一定与他有关系。”诸葛亮眯着好看的眸子,一转最开始安慰的语气,意味深长地说着“所以,前辈你可是很可疑啊。”
“不一定,还是先搜查这个房间的线索吧。”张良的声音有些焦躁,这让诸葛亮有些吃惊,毕竟他认识的张良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智者,但他理智地没有表现太多,而是乖乖地开始搜查。
张良回想了一下妲己的话,对诸葛亮说:“妲己公布的情报中,刘邦的死亡时间是九点整,而那时我在与你喝茶,没有作案时间。”
“嗯,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

〔以下为发现的证据,并未加入张良或诸葛亮的推理〕
书房的书桌的桌上还有两个茶杯,其中一个里还有茶水,而另一个却是空的。
刘邦的领口处有些没沾血的地方却仍然是湿的。
书房内有一些搏斗的痕迹,以及划痕,似乎是凶器留下的。
接下来搜查的是刘邦的房间。
桌子上有几张纸与一支笔,以及垃圾桶中有两个纸团。
一张写着:“请于明日早晨与我在书房一见,我有要事。”
另一张的内容几乎相同,但地点约在另一个地方。
但两者的笔迹不一样,且一张有署名但却看不清了而另一张没有。
刘邦的床头柜中的个人凶器不见了。

搜查结束

进入“裁判”

在前往裁判场的电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只有诸葛亮在张良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案件已经很明朗了吧。”张良却只是摇了摇头。

在众人心里的
是未知的恐惧
身边就藏着凶手
那人可能与自己交好,也可能与自己无关
就像一团迷雾
即使不想
但如果不拨开它
就都要坠入深渊

会怎样选择呢

裁判
开庭

谢谢观看
私心备香
改了一下,重发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灵感来源于弹丸论破

张良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门上挂着大家都头像,很容易就可以辨认房间的主人,但却有着五个空余的房间,没有头像,也进不去。
张良翻看了一下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面除了一个象棋盘以为什么都没有,连棋子都没有。张良看着这一个象棋沉默了许久,愤愤地摔了一下棋盘,再把抽屉合上。
这时门铃响了,他走上前去开门,门后的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伴随着一声“前辈”出现在他面前。
“诶呀呀,前辈竟然什么都不问就开门了,这样可是很容易被杀掉哦!”
“所以说你已经接受了自相残杀的现状了?”张良冷淡地反怼一句,迅速把门关上。诸葛亮的笑容僵了几秒,又按响了门铃叫道:“开门啊前辈,我有要事!”
张良忍受不了终是开了门,问:“什么事?”
“诶嘿嘿嘿....诶前辈你别关门啊,我不卖关子了,我就是想问一下前辈获得的记忆是什么。”
“没有。”
“什么没有?”
“我没获得记忆......就像妲己说的那样,我是来得最晚的,所以获得的记忆是最少的...也就是没有。”
“那前辈真是幸运而不幸啊。”
“那你呢,你获得了什么动机?”
“前辈会信吗?”
“......”
张良沉默,他知道,现在大家的未来都是未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所以大家都戒备着所以人。
而一旦发生了凶杀事件,判断凶手的有利证据,会是这次的动机,所以大家几乎都会在这件事情上撒谎,比如说张良他自己。
“如果是真的,我愿意相信。”张良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
“前辈说笑了,我才不会说谎呢,我们都这么熟了,怎么会说谎呢?”诸葛亮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眸中还有一丝戏谑。
张良关上门,对他说:“坐下详谈吧。”
诸葛亮笑着点头。
“你看出来了?”张良问道,但语气却像是肯定句一样。
“嗯,前辈还真是不坦诚呢。”
“那我们要交换一下吗?”
“可以啊,不过前辈先说,因为前辈刚刚可是说谎了哦。”
“我的回忆是刘邦和韩信。”
“哦~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呢。”
“你先说出你回忆起的人物再说。”张良很是谨慎地要求道。
“我的回忆是刘备与周瑜。”
“我想我要了解的只有这么多,所以他们各自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就不提了。”
“诶,前辈是不是太过戒备了?”
“这种情况下戒备一点不是更好吗?”
“说得是呢。”
“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嘛...这个游戏的发起者肯定不会发布空白的动机,毕竟多一分自相残杀的可能他就不会放弃。”
“嗯...你可以走了。”
“诶,别啊别啊,我想看看前辈的凶器是什么呢。”
“不可能。”
“果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啊...不过早就料到了,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目送着诸葛亮出门,张良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把这个难缠的家伙送走了啊...

接下来的两天张良是在诸葛亮的骚扰中度过的,诸葛亮他一直要求得知张良的凶器是什么,但张良极力掩饰,所以他也一无所获。

“前辈前辈,别老闷在屋子里啊,我又不会偷溜进去看你的凶器,我们去餐厅喝茶吧。”
张良想了想这两天他待在屋子里,都快发霉了,就与诸葛亮一起出门了。
两人安静地喝着茶,突然安放在餐厅的显示器亮了,妲己甜腻的声音传来
“各位,尸体被发现了,请前往书房查看!”
张良皱了皱眉,诸葛亮叹了一口气,说:“还是发生了啊,走吧前辈。”
张良的心中惴惴不安,他总是有一种预感,会发生什么他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前辈不要太过担心了,毕竟这个游戏...总会牺牲者的...”
走了一会儿,他们发现书房的门早已打开,但他们却是第一个来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番血腥的光景。

刚看完第五章真的太绝望了啊啊
以王马小吉之名向名为谎言的真相展露微笑
共犯组超棒啊

集赞搞事

劣质的棉花胎:

如果这段文字达到100个喜欢的,我就用《老父亲》做雷德和嘉德罗斯的手书(鬼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伪全员向〕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灵感来源弹丸论破✔
#自相残杀向
#大概全是bad end

这世上不会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除了人们幻想中的温柔乡。

—00—
“欢迎来到桃源乡”
热情而甜腻的声音伴着那美丽活泼的主人出现在面前,而在她面前的十一个男女却面面相觑,紫发的男子首先开口:“诶,美女,这里不是桃源乡景区吗?”
女子咬了咬唇,像是思考了好久,才开口道:“哈啊,应该是吧,刘邦先生,您们可以叫我小妲己哦!”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刘邦疑惑地挠了挠头。
“不只是您呢,韩信先生,张良先生,诸葛亮先生,周瑜先生,小乔小姐,孙尚香小姐,刘备先生,赵云先生,貂蝉小姐,孙膑先生小妲己都认识哦!”
“可我们不认识你,而且我们只是来观光的。”张良开口说道。
“前辈说得没错。”诸葛亮在一旁附和。
“不不不,各位不是来观光的,是来为.....啊不,是来....”
妲己说到一半,众人的周围突然冒起了灰色的烟雾,众人没有防备地倒下了,离妲己最近的韩信依稀中听到了她还未说出的几个字:
“自相残杀呦~”

-01-
“嘶....”张良揉了揉泛痛的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陌生的房间,他四处走了走,这个房间一应俱全,有洗手间,床头柜里也有许多工具,衣柜里还有一些干净的衬衫,就像一个旅馆一样,虽然不知道那个自称小妲己的女子究竟想让他们做什么,但自己在逃出去之前就应该是住在这里了吧。
这时,房间墙壁上安放的显示屏突然出现了画面,是妲己,她依旧用那种甜腻腻的嗓音说:“来到桃源乡的各位,请到最大的桃花树下集合吧!”
无法拒绝的请求,张良这么想着。
张良懒洋洋地漫步到那颗“最大的桃花树”,发现大家都已经到了。
韩信走了过来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调侃道:“子房真是磨磨蹭蹭啊。”
张良给了他一记眼刀。
这时妲己突然出现在了树底,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张良的面前,用抱怨般的娇柔语气说:“张良先生真是来得太晚了呢,小妲己等了好久好久哦!”张良皱了皱眉,向后退了一步,没有回答妲己的话。
妲己见张良无意谈笑,又回到了刚刚出现的地方,拍了拍手让大家的视线聚集过来后说:“大家都到齐了呢,那么久由小妲己来宣布接下来大家要做什么吧!
“各位来到的这个地方,叫做桃源乡,是专门为大家的自相残杀游戏而准备的呢!”
“什么?你说自相残杀?”孙尚香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嗯嗯,就是自相残杀,大家在桃源乡可以随便地杀人,在发现尸体后其他人也可以认真地搜查,毕竟不这样的话会让凶手逃之夭夭的!搜查完毕后大家就去裁判场吧,在哪里分析案件,找出凶手。如果凶手指认正确的话,凶手将被处刑,如果错误......除凶手以为的所有人处刑!( •̀∀•́ )
“当然,我们也为诸位准备了凶器哦,就在诸位寝室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每个人的凶器都不同呢,所以尽量不要向其他人透露!”
“开...开什么玩笑呢,我们都是熟人,怎么会自相残杀呢!?”刘邦反驳道。
妲己仍然笑得明艳,她回答:“啊哈,我们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呢!所以特意准备了动机!没错,是动机!”妲己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打了个响指,众人的眼前就突然黑暗一片。
出现在张良眼前的,是一幅幅的画面。
骑在马上的韩信笑着对他说:“待我凯旋而归!”
月色如水的庭院,刘邦坐在他的对面,用恳求的语气说:“留下吧,毕竟我的身边就剩下你了。”
.......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张良任是想破脑袋也不记得了,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大家的表情都阴晴不定。
妲己又开口说道:“那么,诸位都拿到自己前世的记忆了吧,不过记忆的多少是按到达这里的先后给予的哦,所以张良先生拿到了最少的记忆,韩信先生拿到了最多的记忆!”
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应,显然还在回味刚才的记忆。
妲己噘嘴,嗔怒道:“诸位太冷淡了吧,小妲己不理你们了喂,直接开始自相残杀吧!!!”
话音刚落,她就消失不见了。

谢谢观看
(可能)会继续

那人眉眼如兰[守陵]


记一次短暂的相遇.
百里守约的日记

x年x月x日
今天花姐带回来一盆兰花,淡紫色的花苞十分惹人怜爱。
花姐派我去买一些园艺用的工具。
不过很尴尬的是买到一半钱不够了,可我还没玩够呢,于是我在坐以待毙与积极搞事中选择了后者----直接去抢一些东西被抓住以后等着花姐来领,而且长安城的判案官肯定不会为难长城守卫队的人。
不过在我意料之外的是我被抓进了另一个不知名的官府,或许是因为那家铺子是从属于这里。
我被押进大堂,坐在首位的人问:“哪里来的小毛贼......还是个人狼?”
“长城来的。”我回答到
他显然不信,命令下人搜了我的身,看到长城护卫队的队徽后才一脸不爽地将我松绑。
“余会联系花将军。”他这么说,随后让我坐在一旁等待。
过了一会儿,我注意到大堂里出现了一抹陌生的气息,我装作不在意地向四次望了望,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样的安静没有持续太久,首位旁突然出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我没多想立即大喊:“小心!”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我话音刚落,官府主人的人头也落了地,那个杀气主人的身影转瞬即逝,我察觉到他在向我这边跑来,,试着伸手一抓,没想到正好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袍,他明显是没想到有人会将他破隐,慌乱地割破了衣袍逃走了,而我再回忆起来,只能想起他那一双青蓝色的眸子,就像那盆兰花,在我心中,久久不能忘怀。
过了很久,花姐才来“接”我,她揪着我的耳朵,一边走一边数落,我的心中却一直在想那刺客的模样,攥紧了手中的衣袍。

谢谢观看
可能有后续

20粉啦( ´▽` )ノ

啊哈哈本凌狛终于20粉了
所以来点文吧会尽我所能地写的
当然没有人点的话也会奉上一篇文的

all兰的都可以写
瑜乔啊离珂啊西汉组的都可以

占tag歉

「守陵」猫薄荷

#短小
“小百里,过来。”
花木兰拍了拍手,以一种十分温柔的口吻呼唤着,随后一直大号哈士奇就“汪呜”一声扑到她的怀里。
就在百里守约兴奋地摇尾巴时,花木兰的脸色突然一变,掐住百里守约的脖子阴森地说了一句:“你是不是给长恭喂猫薄荷了?”
百里守约无害地看向花木兰,水汪汪的红眸中满是无辜。
“你别以为姐不知道,小长恭他平常都会出去走个5500步的,可是,可是昨天,他走了10000步,两倍啊,你敢说你不是给他喂了猫薄荷?”
百里守约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刺激的画面,狗脸一红,撒腿跑掉了。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