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凌狛

严重cp洁癖
难产文笔渣的失踪人口
all兰陵王!

【嘉德罗斯×雷德】The explosion surprise

#冷cp预警?
#甜甜的小甜饼
# @京城遛鸟林大爷★要吃炒饼
#群里的传文活动
#是我不好,才码了八百多字【愧疚】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此话不假

就像嘉德罗斯。
他在监狱里出生,在监狱里长大。
他知道如何躲避警察的目光,如何戏耍妄图骗他的“合作伙伴”,同样精通盗窃与炸弹制作。
这个脾气死差的倨傲少年是天才。
他第一次抢银行是在七岁。
第一次引爆可以炸掉大楼的炸弹是在八岁。
他如今九岁。

笨鸟先飞
同样不假

雷德小时候被警察局捡到,但因为能力太弱常常把案件搞砸。
他无法撂倒强盗,无法追上小偷,对炸弹一无所知。
于是他接受了改造。
如今的他体会到了半机器人的强大,是超出人类的强大。

他们的第一次相见。

“轰隆”一座大楼轰然崩塌,激起一阵强大的气浪,卷起的尘土似乎要将天空蒙盖,雷德在同时接受了总部的传唤,并在半分钟内赶到事发地点。
雷德赶到那时,只见到了一个低着头的金黄发的孩子。
他以为嘉德罗斯只是被爆炸吓到了,于是温声细语地安慰。
嘉德罗斯装成乖乖的样子匆匆告退。
离开了雷德的视线后,他接通一个电话。
“完全没事,虽然因为收拾线索废了一点时间,被警察撞到了,但那警察是个渣渣,哈哈哈。”
他大笑着。

时间回到现在。

“雷德,有个自称嘉德罗斯的爆破犯在市中心安装了一个大型炸弹,指明要‘警局里跑得最快的红头发傻大个’,去那里。”祖玛揉了揉泛痛的太阳穴,吩咐道。
“保证完成任务!”
雷德元气满满地回答道。

体内的机械快速地运作着,一路上,他都在搜索关于“让犯人放弃引爆炸弹”的方法。
可他错了。
嘉德罗斯并没有准备跟谁商议。

爆炸还是如约而至。
公园的瓦砾被掀起,树木在气浪中湮灭,引人注目的,一个偏灰的粉红色蘑菇云出现在天空中,久久不散。
黄色的身影从灰烬中走出,他来到呆若木鸡的雷德的眼前。
处理器以快要燃烧的速度运作,这不是那个孩子吗?
不对。
雷德后退一步,嘉德罗斯邪笑着,抓住了他警员制服上的领带,手臂向下用力。
他在雷德的耳边轻轻说:“这份情人节礼物,满意吗。”

“下次见面,一定把你们的警局炸飞。”

可能没后续
谢谢观看

雷德:好大的口气。
嘉德罗斯:我今天早上刷牙了啊???

【伪全员向】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灵感来源于弹丸论破
#我回来了啊哈哈哈
#写洋洋洒洒的(挺难受?)

“恭喜您,刘邦先生,您第一个被杀掉了哦。”妲己笑着,用一贯有的那种轻浮语气说。他面前脸色苍白的紫发男子,俨然是已死去的刘邦。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还要再做些什么?”刘邦摸了摸颈部,并追问道。钢签早已不在那里,衣服上也一点血迹也没有。
“因为这是游戏啊,游戏。”妲己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两次。
刘邦低下头沉思,妲己接着说:“那么请到荧幕前的座位下坐好,不要觉得太孤单哦,马上就会有人来陪你了。”妲己边说边后退,刘邦伸手想抓住她,但她的身影立即隐于黑暗之中。
环顾四周,除了亮着银白光芒的屏幕,这个勉强可以被称作剧场的地方,没有光源,刘邦打了个寒噤,乖乖走到一个正对荧幕的座位旁,坐下。
此时屏幕突然有了画面,其上显示的是一个装潢奇异的房间。中央是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台子,绕成一个圆形,右面是一个很高的类似于王座的华丽座位,没过一会,张良一行人走入这里,妲己突然出现在王座上,并对众人说:“请各自选择一个裁判台站在其后,马上我们将开始这次的裁判”
张良的步伐依旧是慢吞吞的。
于是他接收到了妲己不善的目光。

“那么我宣布,裁判开始,请判断出杀害刘邦的凶手”

说了像没说一样,围绕在众人之间的气氛只有一种——“寂静”。
张良垂眸看着手中的字条
诸葛亮四处张望着
孙膑不安地叩击着轮椅的把手
孙尚香嘴角下垂眸中黯淡
刘备则一脸担忧地往孙尚香的方向看
韩信将胳膊支在裁判台小小的平面上
赵云不知在摆弄些什么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貂蝉眯着眼舒展手掌看着自己的指甲
周瑜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小乔仰着脸眼中天真烂漫

诸葛亮首先挑起话茬,说:“那么就先从我们大家都知道的线索开始吧。”
“是前世的记忆吗?”小乔接话道。
“毕竟这是唯一的动机。”孙尚香道。
“不对。”张良打断了孙尚香的话。
“否认本小姐的话,你是想找死吗?”她不满地说。
“香香你冷静一下,鲁莽地做决定只会害了大家...”刘备温声细语地安慰着。
“首先,于我们而言动机有三个,一是从这里逃出,二是因为前世的记忆,三是纯粹想杀个人玩玩,我们之中应该没有这样的人,所以排除第三个。”张良解释道。
“依前辈的意思...”诸葛亮微眯眸子,看向张良。
“就先从凶器和作案手法来说吧。”张良不客气地还了一个“无聊”的眼神。
“这有什么可讨论的,凶器不就是钢签吗,肯定是凶手把刘邦叫到书房然后突然出现,刺死了他。”赵云心直口快地道。
“不对,”周瑜傲慢地摇头“那家伙不是说他有被殴打过吗,难道凶手会鞭尸?”
“说不定这信息是假的。”貂蝉一旁帮腔。
“不可能的,”妲己突然插嘴“为了保持游戏的趣味,我是不会给出虚假信息的。”
“那为什么被害者会被殴打呢?”眼看气氛就要降低至冰点,刘备赶紧打了个圆场。
“或许是因为偷袭的时候被发现了,于是无奈只能先将他制服。”韩信道。
众人纷纷点头。
“不是还在刘邦的房间里发现了两张纸条吗?,一定就是这样了——犯人用纸条将刘邦约至书房,本想偷袭,无奈被发现,于是用武力将其制服,并杀害他。”孙膑开心地说。
“说不通,”张良摸着下巴沉吟“一共有两张纸条,并且字迹不一样,总不可能是两个凶手吧。”
“说得有道理。但前辈能辨认出这两张纸条上的字迹吗?”诸葛亮追问道。
张良沉默良久才开口:“我只能辨认出那一张没有署名的,是刘邦的字。”
“说不定刘邦本想邀请某个人去谈话,但在写字条的途中,刚好收到了凶手的字条,于是就赴约了。”周瑜道。
“进一步说,刘邦想邀请的某个人就是凶手,”刘备道。“不然刘邦不会停止写纸条,而是将纸条扔进垃圾桶。”
“嗯...那么就可以讨论一下动机——记忆了吧,”诸葛亮催促道,“据我所知张良前辈的记忆里出现了刘邦和韩信,那么是否代表着张良和韩信有杀害刘邦的嫌疑呢,况且我追问了前辈两天,他都不愿透露一点消息。”
“话虽不假,但在刘邦的死亡时间——九点,我正与你饮茶。”张良道。
“我在九点时正与子龙兄打游戏。”韩信道。
“重言兄约我九点钟在游戏厅见面,他刚好是九点钟到。”赵云道。
“这么说动机就不是记忆了,毕竟与此相关的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韩信道。
“这可不一定,要是做了个机关呢?要知道机关在哪里都可以被设下。只要早些布置,将刘邦打昏,摆好位置就可以了。”孙尚香道。
“但我们二人都不会机关之术,我们也没有设置机关的工具。”张良不慌不忙地道“您是不是还想说有个人凶器的存在?那我请求公布我的凶器。”
韩信附和。
妲己点点头,不一会,一个大型屏幕出现,屏幕上首先显示的,是韩信的凶器——一把可折叠的长枪。接下来的是张良的——孤零零的棋盘。
见此,诸葛亮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一、我们的个人凶器都还在并且不能用来做机关,二、它们都未沾血所以...”张良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哈哈哈,前辈,是我错怪你了,还一直想看你的凶器...真是无法想象您抡着棋盘砸人的样子。”
“闭嘴...”
“即使能证明你们没有用机关,但并不能证明你们没有杀掉刘邦....刘邦的个人凶器不是不见了吗?或许钢签就是他的凶器,她在赴约之前就已经把钢签借给你们之一了。”貂蝉道。
“言之有理,可依刘邦的性子他不会把钢签借出去吧...”韩信道。
“不,钢签是他自己带出去的。”诸葛亮斩钉截铁地说。
“刘邦想杀了凶手,却失败了,是吧。”张良道。
诸葛亮点点头,说:“没错,而那个犯人,我想前辈已经知道了。您分明认得另一张字条上的字。”
“胡说。”张良反驳道。
“喂,你知道就赶紧说吧,难道你跟凶手是一伙的,想让我们死吗?”孙尚香道。
“对啊,快说吧。”众人都催促道。

这时,韩信感受到了张良的目光,那躲在小巧镜片后泛着光的眸子中近乎哀求般的悲伤目光。

他点了点头。

“是韩信....”张良用近乎蚊子鸣叫般微小的声音说道。
“我就知道....那么我就来把案件完整拼凑一下吧。”诸葛亮道。
“首先,刘邦本想约韩信见面,但收到了韩信的纸条,所以停止书写,丢掉了正在写的纸条。得到了前世记忆的刘邦对韩信起了杀意,于是带着他的个人凶器——钢签赴约。
“两个人佯装友好,进行谈话,但因一言不合,韩信拿起茶杯泼向刘邦,二人争斗起来。
“韩信赢得了胜利,于是他用刘邦带来的钢签,将刘邦杀害,随即逃离案发现场,赴与赵云的游戏之约。”
“我说的没错吧,韩信先生。”

韩信冷笑一声,说:“您还没问过其他人呢,为什么他们没有可能杀掉刘邦呢?”
“貂蝉,赵云,刘备和香香从七点到九点一直跟我在一起,只有赵云哥哥一个人说是要去游戏厅,中途离开,大概是在8:55”小乔道。
“我和孙膑一直在一起,尸体也是我们发现的。”周瑜道。
“而我一直盯着前辈的动向,如果他出门,我不可能错过,我和他一起去喝茶,所以我也有不在场证明。”诸葛亮继续说:“之前也提到了,凶手与刘邦是有过搏斗的,而我们这些人之中,孙膑残疾,我、前辈、周瑜都不曾习武,女孩子就更不要提了,怎么可能打得过刘邦?唯一剩下的是你,赵云和刘备,而另二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只有你一个人....”
“不,你错了,你说是我杀了刘邦之后赶到游戏厅,而子龙兄能证明我是九点刚好到的,要知道,书房背面的隔壁才是游戏厅,要绕过一大道走廊才能走到,起码要五分钟,我是不可能一下子就到游戏厅里的。”韩信道。
“你也说了,书房和游戏厅是背对的并且书房与背面的房间有一扇小窗相连着,你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在那里于刘邦会面吧。你完全可以借助你的折叠长枪,用撑竿跳的方式,穿过小窗,就可以到达背面的房间,及时赴约。这对于体能极好的你来说一定没问题吧。”诸葛亮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着。
“唉...你说的没错,是我杀了刘邦。”韩信叹息一声,承认了他的罪行。
“为什么....你是为了什么?”张良突然发问。
“我很抱歉,子房,我得到前世的记忆的时候,我就想杀了他了,”韩信注视着他的眸子说:“我获得了最多的记忆——完整的记忆,我们生在一个战乱的年代,民众苦于暴政王朝的统治,于是各个地区都开始起义,我、你、刘邦就是其中的一员,我是英勇骁战的大将军,你是足智多谋的军师,最后我们获得了胜利,赢得了国家的统治,刘邦称了王。当时我若是听你的劝告就好了,可惜我信了刘邦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随他征战天下,他却因为怕我造反而把我刺死。我至今忘不了他和他王后的那副嘴脸,这让我怒火中烧。但那时我思量着思量着,觉得既然已经转世了,就不要再在意以前的事情,于是第三天,我约他出去想洽谈此事,但他辜负了我的希望,他想杀了我,斩草除根。还好我把折叠长枪带在身上,书房又恰巧有一个那样的小窗,我心生一计,于是我依靠高他一等的武功,依诸葛亮所说的步骤杀了他。我没有后悔,也没有怨恨你,子房,不过你要背负我的希望活下去....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张良镜片后的眼睛早已湿润。
“作为交换,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若是我们再转世到一起,你们不要再互相争斗。”
近乎哽咽地说出这句话,张良转过头去。
韩信无奈地嘴角上翘,点了点头。

除了伤心以外,还有心烦意乱与不甘。
为什么第一个死掉的是他们?
为什么死掉的偏偏是我最好的朋友?
为什么?
为什么?

“大家的答案是正确的,马上开始处刑!”
妲己的话打断了张良的思绪。

以下为韩信的处刑,以韩信视角书写。

于是我怀揣着折叠长枪,踏上前去处刑场的路。
眼前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天湛蓝得无法想象,偶尔竟传来一阵凤鸣,似是有祥瑞之气萦绕在它上方。
鞋跟与石阶碰撞而发出的“嗒嗒”声尤为清晰,这让我想起前世觐见时的场景。
进入大门,镶着金边的红毯向前蔓延着,一直延伸到王座下,而那高高的王座上端坐着的,竟是一个女子。
她身着华丽的长袍,其上绣了栩栩如生的彩凤,她扎着垂云髻。尽管看不清面容,却能感受到倨傲之情。
一阵巨大的响声传来,雷光如不速之客一般闯入大殿。
那女子似乎怒火中烧,她起身呵斥道:“韩信,你罪大恶极。”
我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是她。
“弑君夺权...你该当何罪!”她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皇上对你的恩情你都忘了吗?他明知你功高盖主,却没有狠心了结了你....可是你!”憎恶的视线如火焰一般仿佛要把我灼烧殆尽。
又一道雷落下来,光照亮了那女子的脸。
那张狰狞而扭曲,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脸。
“一派胡言!你这个助纣为虐的家伙。我拿出长枪向,女子飞奔过去。
“那我就让你和他一起永眠于地下!”
女子一挥手,数以百计的钢签从屋顶上下落,无论我怎么移动身形都无法尽数躲过,但我还是赶到了她的面前,我将长枪刺入她的心口,同时钢签也直插入喉咙。
就在那一刹那,大殿突然变得残破不堪。
豆大的雨点滴下来,冲走了我的血液。
那一腔热血也随之消失殆尽。

处刑结束

张良不知道他是怎样走回房间的。
他倒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一闭眼就会出现。
出现韩信被处死的那一幕。

第一章结束。

谢谢观看。

【策陵】

*是某次元的限定首尾
*起名废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那双漂亮的青色眸子
那清润悦耳的嗓音
每一字每一句都轻叩着我的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
习惯于跟在他身后
仰望着
模仿着
爱慕着
师傅
我喜欢你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
说了多少次了
在我身边没有好下场
不肖弟子

站在兰陵王身旁的花木兰叙说着百里守约跟玄策的故事,他越听越心烦意乱。
“守约在等他,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幽灵。”
兰陵王沉默着,点了点头。

玄策走了
几近干涸的月眼海旁,亘古不变的戈壁滩上,又只有他一人了。
不需要同类。
自我催眠着。

紧握着手中的飞镰,玄策望着远处,第二日要执行任务,任务的地点正是他曾经与师傅生活的地方——月眼泉。这次的战役十分重要,长城守卫队的精英近乎全员出动。
第二日清晨,战役由对方的偷袭开始。
“该死,他们早就知道了。”花木兰队长紧皱着眉头,忙着排兵布阵,玄策自请上前线,木兰应允了。
好久都没有像这样尽情地厮杀了。
他挥舞着飞镰,在战场之中跳跃着,收割着敌人的生命,不论是魔种,是兽人,是带着面罩的刺客,还是有夸张纹身的战士。
玄策不怕遇到兰陵王,因为他知道他从来不会在战场上正面出战 。
事实却正好相反。

兰陵王看到了
那醒目的红发

他在这场战争中属于中立
准确地说
他在任何战争中都是中立
他从不与人为伍

兰陵王眯着好看的眸子
他看到了
一个刺客正靠近玄策
不错的隐匿
可惜在兰陵王面前还是雕虫小技

屏住呼吸
靠近
挥刃
猎杀完成

但这是战场
在玄策还未察觉的情况下
那个蓝衣的刺客就已被远处的守约发现
他自然没有看到兰陵王救下玄策的那一瞬
看他的服饰就知道他是敌人了
扣下扳机
击中了
心脏

玄策转过身
看到那朝思暮想的人
渐渐倒下
“师傅!”
凄厉的喊叫

兰陵王笑了
灭国之恨又算什么
有这样在乎自己的人
值得了

玄策听到他这样说

“谢谢”
“忘了我吧”

谢谢观看

存个脑洞
幽灵高长恭游荡于世间
本以为无人会察觉他的存在
没想到有一天竟被某人抓住了
没错
抓住了
“大兄弟,你怎么能横穿马路呢?”

神与小丑?

红发人卖力地扭动着身躯
如提线木偶一样做出夸张的动作
夸张地摔倒
夸张地挤出眼泪
夸张地描绘平常的故事
台下一片哄笑声
那被浓重色彩涂抹的脸
那眼罩下清澈的眼
没人知道是怎样的

除非
不是人
而是神

个子有些矮留着张扬的金发的少年
是红发小丑追随的神
小丑喜欢捧着脸颊
看着神完美的侧脸
在他注意力转移的那一刻
神的嘴角总是不知所谓地流露出一丝微笑

怎样的笑呢

不同于那些观众们的笑
如此温暖
如冬日的阳光

〔嘉德罗斯x雷德〕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这世上不会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除了人们幻想中的温柔乡。

#灵感来源于弹丸论破
#所以猜猜凶手吧

走进书房内,映入眼帘的,是一番血腥的光景。

刘邦双膝跪地,一个签状物插贯穿了他的咽喉,喷溅而出的血液撒了满地。
张良惊讶地张大了嘴,澄澈的眸子中映着血红的光影。
诸葛亮别有深意地看向紧锁眉头的张良,张良却躲避了他的目光并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
“现在是九点十分,尸体被发现发布的时间是九点五分左右...是吧?”
“嗯”
“可为什么尸体被发现了,目击人一个都不在现场?”
诸葛亮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这时,孙膑和周瑜带着剩下的人鱼贯而入,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刘邦的尸体。
就在全员缄默的时候,妲己突然出现,带着俏皮的笑容,对大家说:“既然大家都到了,小妲己就发布一些关于这次案件的线索吧。”
“死者为刘邦,致命伤处于颈部,凶器为钢签,右手有红色的握痕,身体其他部位有一些殴打过的痕迹。
“死亡时间是九点整。
“那么线索就这么多,请加油搜查吧,一会儿时间后我们大家要在最大的桃花树下集合,并且开始‘裁判’,指出凶手哦。”
妲己走了。
依旧沉默
依旧一片沉默
依旧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直到诸葛亮拍了拍张良的肩膀,轻唤了一声“前辈,”并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搜查吧,不然大家都要死。”
“说什么呢,本大小姐可不会奉陪这种无聊至极的游戏。”孙尚香听到诸葛亮的话后生气地开口,她的脸十分苍白,想必是被刘邦被杀的事实感到难以接受,所以话音刚落她就匆匆离开了这里,刘备不放心,跟了上去。
张良看着眼前的一幕,脑中有些浑浑噩噩,但仍然努力地寻找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主意。诸葛亮了解张良此刻的处境––要好的友人被杀,所以就先挑起话茬。
“前辈,这是一场赌命的游戏,总会有牺牲者的,而且游戏中的大家有些是熟识有些是陌路,有些是生死之交有些却只是萍水相逢,所以有理由杀了刘邦的人,一定与他有关系。”诸葛亮眯着好看的眸子,一转最开始安慰的语气,意味深长地说着“所以,前辈你可是很可疑啊。”
“不一定,还是先搜查这个房间的线索吧。”张良的声音有些焦躁,这让诸葛亮有些吃惊,毕竟他认识的张良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智者,但他理智地没有表现太多,而是乖乖地开始搜查。
张良回想了一下妲己的话,对诸葛亮说:“妲己公布的情报中,刘邦的死亡时间是九点整,而那时我在与你喝茶,没有作案时间。”
“嗯,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

〔以下为发现的证据,并未加入张良或诸葛亮的推理〕
书房的书桌的桌上还有两个茶杯,其中一个里还有茶水,而另一个却是空的。
刘邦的领口处有些没沾血的地方却仍然是湿的。
书房内有一些搏斗的痕迹,以及划痕,似乎是凶器留下的。
接下来搜查的是刘邦的房间。
桌子上有几张纸与一支笔,以及垃圾桶中有两个纸团。
一张写着:“请于明日早晨与我在书房一见,我有要事。”
另一张的内容几乎相同,但地点约在另一个地方。
但两者的笔迹不一样,且一张有署名但却看不清了而另一张没有。
刘邦的床头柜中的个人凶器不见了。

搜查结束

进入“裁判”

在前往裁判场的电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只有诸葛亮在张良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案件已经很明朗了吧。”张良却只是摇了摇头。

在众人心里的
是未知的恐惧
身边就藏着凶手
那人可能与自己交好,也可能与自己无关
就像一团迷雾
即使不想
但如果不拨开它
就都要坠入深渊

会怎样选择呢

裁判
开庭

谢谢观看
私心备香
改了一下,重发

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灵感来源于弹丸论破

张良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门上挂着大家都头像,很容易就可以辨认房间的主人,但却有着五个空余的房间,没有头像,也进不去。
张良翻看了一下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面除了一个象棋盘以为什么都没有,连棋子都没有。张良看着这一个象棋沉默了许久,愤愤地摔了一下棋盘,再把抽屉合上。
这时门铃响了,他走上前去开门,门后的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伴随着一声“前辈”出现在他面前。
“诶呀呀,前辈竟然什么都不问就开门了,这样可是很容易被杀掉哦!”
“所以说你已经接受了自相残杀的现状了?”张良冷淡地反怼一句,迅速把门关上。诸葛亮的笑容僵了几秒,又按响了门铃叫道:“开门啊前辈,我有要事!”
张良忍受不了终是开了门,问:“什么事?”
“诶嘿嘿嘿....诶前辈你别关门啊,我不卖关子了,我就是想问一下前辈获得的记忆是什么。”
“没有。”
“什么没有?”
“我没获得记忆......就像妲己说的那样,我是来得最晚的,所以获得的记忆是最少的...也就是没有。”
“那前辈真是幸运而不幸啊。”
“那你呢,你获得了什么动机?”
“前辈会信吗?”
“......”
张良沉默,他知道,现在大家的未来都是未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所以大家都戒备着所以人。
而一旦发生了凶杀事件,判断凶手的有利证据,会是这次的动机,所以大家几乎都会在这件事情上撒谎,比如说张良他自己。
“如果是真的,我愿意相信。”张良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
“前辈说笑了,我才不会说谎呢,我们都这么熟了,怎么会说谎呢?”诸葛亮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眸中还有一丝戏谑。
张良关上门,对他说:“坐下详谈吧。”
诸葛亮笑着点头。
“你看出来了?”张良问道,但语气却像是肯定句一样。
“嗯,前辈还真是不坦诚呢。”
“那我们要交换一下吗?”
“可以啊,不过前辈先说,因为前辈刚刚可是说谎了哦。”
“我的回忆是刘邦和韩信。”
“哦~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呢。”
“你先说出你回忆起的人物再说。”张良很是谨慎地要求道。
“我的回忆是刘备与周瑜。”
“我想我要了解的只有这么多,所以他们各自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就不提了。”
“诶,前辈是不是太过戒备了?”
“这种情况下戒备一点不是更好吗?”
“说得是呢。”
“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嘛...这个游戏的发起者肯定不会发布空白的动机,毕竟多一分自相残杀的可能他就不会放弃。”
“嗯...你可以走了。”
“诶,别啊别啊,我想看看前辈的凶器是什么呢。”
“不可能。”
“果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啊...不过早就料到了,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目送着诸葛亮出门,张良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把这个难缠的家伙送走了啊...

接下来的两天张良是在诸葛亮的骚扰中度过的,诸葛亮他一直要求得知张良的凶器是什么,但张良极力掩饰,所以他也一无所获。

“前辈前辈,别老闷在屋子里啊,我又不会偷溜进去看你的凶器,我们去餐厅喝茶吧。”
张良想了想这两天他待在屋子里,都快发霉了,就与诸葛亮一起出门了。
两人安静地喝着茶,突然安放在餐厅的显示器亮了,妲己甜腻的声音传来
“各位,尸体被发现了,请前往书房查看!”
张良皱了皱眉,诸葛亮叹了一口气,说:“还是发生了啊,走吧前辈。”
张良的心中惴惴不安,他总是有一种预感,会发生什么他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前辈不要太过担心了,毕竟这个游戏...总会牺牲者的...”
走了一会儿,他们发现书房的门早已打开,但他们却是第一个来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番血腥的光景。

刚看完第五章真的太绝望了啊啊
以王马小吉之名向名为谎言的真相展露微笑
共犯组超棒啊

〔伪全员向〕欢迎来到残酷无情的世外桃源

#灵感来源弹丸论破✔
#自相残杀向
#大概全是bad end

这世上不会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除了人们幻想中的温柔乡。

—00—
“欢迎来到桃源乡”
热情而甜腻的声音伴着那美丽活泼的主人出现在面前,而在她面前的十一个男女却面面相觑,紫发的男子首先开口:“诶,美女,这里不是桃源乡景区吗?”
女子咬了咬唇,像是思考了好久,才开口道:“哈啊,应该是吧,刘邦先生,您们可以叫我小妲己哦!”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刘邦疑惑地挠了挠头。
“不只是您呢,韩信先生,张良先生,诸葛亮先生,周瑜先生,小乔小姐,孙尚香小姐,刘备先生,赵云先生,貂蝉小姐,孙膑先生小妲己都认识哦!”
“可我们不认识你,而且我们只是来观光的。”张良开口说道。
“前辈说得没错。”诸葛亮在一旁附和。
“不不不,各位不是来观光的,是来为.....啊不,是来....”
妲己说到一半,众人的周围突然冒起了灰色的烟雾,众人没有防备地倒下了,离妲己最近的韩信依稀中听到了她还未说出的几个字:
“自相残杀呦~”

-01-
“嘶....”张良揉了揉泛痛的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陌生的房间,他四处走了走,这个房间一应俱全,有洗手间,床头柜里也有许多工具,衣柜里还有一些干净的衬衫,就像一个旅馆一样,虽然不知道那个自称小妲己的女子究竟想让他们做什么,但自己在逃出去之前就应该是住在这里了吧。
这时,房间墙壁上安放的显示屏突然出现了画面,是妲己,她依旧用那种甜腻腻的嗓音说:“来到桃源乡的各位,请到最大的桃花树下集合吧!”
无法拒绝的请求,张良这么想着。
张良懒洋洋地漫步到那颗“最大的桃花树”,发现大家都已经到了。
韩信走了过来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调侃道:“子房真是磨磨蹭蹭啊。”
张良给了他一记眼刀。
这时妲己突然出现在了树底,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张良的面前,用抱怨般的娇柔语气说:“张良先生真是来得太晚了呢,小妲己等了好久好久哦!”张良皱了皱眉,向后退了一步,没有回答妲己的话。
妲己见张良无意谈笑,又回到了刚刚出现的地方,拍了拍手让大家的视线聚集过来后说:“大家都到齐了呢,那么久由小妲己来宣布接下来大家要做什么吧!
“各位来到的这个地方,叫做桃源乡,是专门为大家的自相残杀游戏而准备的呢!”
“什么?你说自相残杀?”孙尚香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嗯嗯,就是自相残杀,大家在桃源乡可以随便地杀人,在发现尸体后其他人也可以认真地搜查,毕竟不这样的话会让凶手逃之夭夭的!搜查完毕后大家就去裁判场吧,在哪里分析案件,找出凶手。如果凶手指认正确的话,凶手将被处刑,如果错误......除凶手以为的所有人处刑!( •̀∀•́ )
“当然,我们也为诸位准备了凶器哦,就在诸位寝室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每个人的凶器都不同呢,所以尽量不要向其他人透露!”
“开...开什么玩笑呢,我们都是熟人,怎么会自相残杀呢!?”刘邦反驳道。
妲己仍然笑得明艳,她回答:“啊哈,我们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呢!所以特意准备了动机!没错,是动机!”妲己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打了个响指,众人的眼前就突然黑暗一片。
出现在张良眼前的,是一幅幅的画面。
骑在马上的韩信笑着对他说:“待我凯旋而归!”
月色如水的庭院,刘邦坐在他的对面,用恳求的语气说:“留下吧,毕竟我的身边就剩下你了。”
.......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张良任是想破脑袋也不记得了,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大家的表情都阴晴不定。
妲己又开口说道:“那么,诸位都拿到自己前世的记忆了吧,不过记忆的多少是按到达这里的先后给予的哦,所以张良先生拿到了最少的记忆,韩信先生拿到了最多的记忆!”
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应,显然还在回味刚才的记忆。
妲己噘嘴,嗔怒道:“诸位太冷淡了吧,小妲己不理你们了喂,直接开始自相残杀吧!!!”
话音刚落,她就消失不见了。

谢谢观看
(可能)会继续